搜索

歡迎訪問山東星瀚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
>
鋼材外需:定量測算鋼材出口需求的拉動彈性

版權所有 山東星瀚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魯ICP備16024053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濟南

0635-5288111

山東聊城市冠縣經濟開發區(原工業園)

http://www.lukefor.com/

手機網站

鋼材外需:定量測算鋼材出口需求的拉動彈性

作者:
山東星瀚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來源:
東證衍生品研究院
2021/07/01
評論:

 

1背景:2020Q4以來,海外需求成為影響鋼價的重要因素之一

自去年11月海外強勢買盤來襲,海外需求成為市場關注的主要因素之一。不論是宏觀數據還是微觀企業調研,均反饋外需拉動強勁。截止5月中旬,美國熱卷報價1550美元/噸,歐洲熱卷報價1342美元/噸(即歐元1342元/噸),而中國國內報價不到900美元/噸。有聲音認為,海外鋼材高溢價下,對國內鋼價存在支撐。但若以歐美鋼價測算,如此大的內外價差長期以來都未能收縮,意味著這個價差背后實際貿易流存在障礙。因此,本文嘗試定量分析外需對鋼材的影響量以及外需的定價能力,并從主要出口貿易流監測外需的訂單變化。

2如何衡量外需的定價能力?

2021年以來,黑色市場核心定價邏輯在于兩點:外需恢復和中國控產量政策預期。隨著國常會反復點名大宗商品價格泡沫,控產量政策預期大大削弱,鋼材自身的基本面邏輯更為重要。要解決外需是否能定價,在什么條件內能定價,主要難點在于對外需的定量。作為大宗基礎原材料,鋼材出口可以分為兩個層面,直接出口和通過下游產品的間接出口。歷史來看,中國鋼材出口占全部粗鋼產量比例不高,多在5%-10%之間。2013-2015年期間,國內需求惡化,被動出口海外緩解國內壓力,當年出口占比最高10%。今年以來,最明顯的差異在于,今年的出口訂單為海外高溢價下主動出口。

自去年年底以來,制造業下游為主的外需間接出口才是主要因素。本文嘗試通過下游主要終端的出口占比,倒推板材的間接外需比例。由于下游終端產品過于分散,使用鋼材比例也不一,我們這里的測算較為粗糙。

我國出口結構中,長材較少,板材居多。以熱卷單品(含熱卷下游)總外需拉動系數推算全部鋼材外需系數(直接+間接)。熱卷下游行業主要包括家電、汽車、機械等,測算這些產品的出口比例,疊加熱卷及其下游直接出口量,測算熱卷單品種外需占比和外需增速??紤]2020年疫情擾動,我們采用2019年同期數據作為對比。

可以看到,包括家電、機械、汽車等出口需求占比分別達到50%、20%、6%。通過下游主要商品出口量用鋼規模折算,2021年1-4月,熱卷直接和間接鋼材出口量比例達到了38%,較2019年同期累計增長24%。即,外需對于熱卷需求的同比拉動在9%(38%*24%)。

鋼材品種中,35%為板材,75%為長材、型鋼、管材等。假設鋼材總需求為粗鋼表觀消費量,外需終端產品主要使用板材,長材管材多用于內需。以熱卷外需比例直接推算板材整體外需比例后,中國鋼材需求內外拉動比例如圖7。從下圖可以看到, 2021年以來,外需對全國鋼材拉動比例逐漸走高。以4月份單月數據來看,外需對全部鋼材需求拉動比例約5%,內需拉動比例約7%(均同比2019年)。

因此,外需可以定價么?2021年以來數據顯示,外需拉動全部鋼材需求比例的確有所增加,但從未占據過主導性因素。去年Q4以來,外需全面回升帶來的需求增量持續擴大。但對于價格的推動彈性來自兩點:1)海外買盤的價格上漲預期自我強化;2)海外流動性充裕。

在國內需求增速不變或擴大的前提下,外需局部性買盤帶動整體價格抬升(給予的溢價更高);若國內需求增速下滑,則需要綜合衡量外需增量和國內需求減量的幅度??紤]歐美鋼廠排單數據持平,海外粗鋼產能也基本接近疫情前水平,外需鋼材缺口大概率持平而難以繼續擴大。那么,鋼材定價將重回國內需求增速。

3全球鋼材貿易現狀:貿易量集中東南亞,歐美在貿易壁壘保護下相對封閉

接下來,我們先看一下全球鋼材貿易的現狀。由于鋼材終端涉及的出口品種過多,且存在接單期時滯,我們這里主要跟蹤鋼材直接出口貿易流。

全球鋼材貿易市場約4億噸,占全球粗鋼產量的20-25%??紤]2020年疫情影響,我們用2019年全球進出口數據進行分析。2019年中國占全球鋼材出口總量的15%,其次為日本、韓國、俄羅斯和歐盟,分別占比7.8%、7%、6.9%和6.5%。進口方面,2019年全球最大鋼材進口國家和地區為歐盟,占全球貿易比例近10%,其次為美國、泰國、韓國和中國,分別占比6.4%、4%、4%和3.6%。貿易品種上,全球貿易量中53%比例為熱軋涂鍍,鋼坯半成品、長材比例也分別占14%和14%。

根據主要貿易流向,全球鋼材貿易可以分為三大主要貿易市場:

東南亞市場:東南亞市場是全球鋼材貿易最重要的市場,占全球鋼材貿易量的一半。其中,東南亞市場主要出口國為:中國、韓國、日本、越南、印度等。其中,日本鋼材出口以高端材為主,規格集中制造業和汽車用鋼,市場相對壟斷;而中國、韓國、越南、印度等在熱卷、冷軋、鍍鋅等品種上存在一定競爭。

歐盟市場:歐盟市場,即以歐盟主要出口目的地國家的貿易市場。2000年以來,歐盟始終保持全球第一大鋼材進口國家和地區,德國、意大利等國主要通過進口鋼材滿足區域內器械制造和汽車工業的需求。歐盟鋼材主要進口來源國包括:亞洲(韓國)、獨聯體和俄羅斯等國家。

北美市場:北美市場主要指美國、加拿大和墨西哥。近年來,隨著北美市場貿易保護政策逐步加嚴,北美市場50%鋼材進口靠加拿大和墨西哥出口鋼材至美國。歐洲、南美洲和日韓臺灣等提供少量出口鋼材補充。

從區域性貿易供需角度看,包括中國、韓國、越南、印度、土耳其、俄羅斯等鋼材出口國的粗鋼產量均已恢復至疫情之前。北美、歐盟等鋼材進口國產量始終未能達到2019的水平,意味著這部分地區粗鋼產能可能出現永久性退出。歐美等消費品需求復蘇,供應端高摩擦成本+部分供應永久性退出,導致全球進口貿易端鋼材呈現缺口。

4中國鋼材直接出口跟蹤:圍繞東南亞買盤

接下來,我們主要從中國角度出發,以監測外需的變化。分國家地區來看,中國鋼材以東南亞、亞洲其他國家為主要目的地。1-4月份出口數據顯示,中國共出口鋼材2565萬噸。其中,以東南亞為目的地的鋼材出口總量為877萬噸,占比34.2%,韓國等亞洲其他國家出口占比34.3%,非洲、歐洲、南美洲、北美洲、大洋洲分別占比7.2%、7.2%、6.1%、2.8%和1.1%。從占比趨勢來看,2021年以來,中國出口東南亞、亞洲其他國家和南美洲比例有所上升,其他區域比例小幅下降。

分國家來看,中國鋼材出口前10名的國家和地區分別為:越南、韓國、菲律賓、泰國、印度尼西亞、巴西、秘魯、阿聯酋、巴西斯坦和中國香港,主要集中在東南亞、亞洲其他、南美洲和中東地區。

從增量上看,2021年以來,鋼材出口增量最多的國家和地區分別為越南、韓國、巴西等國家。其中,對越南出口增量1-4月份以來增加112萬噸,同比增長58%;韓國累計增加52萬噸,同比增長21%;巴西累計增加46萬噸,同比增長139%。

隨著部分制造業向東南亞國家轉移,東南亞逐漸成為中國之后全球制造業中轉地。以越南為首的東南亞國家通過進口原料和半成品,加工成終端消費品后出口全球。從鋼材角度來說,越南等東南亞國家可以定義為我們的一個大型下游加工環節。跟國內各類壓延廠、終端汽車家電等并無本質區別。因此,東南亞供需情況短期直接影響中國鋼材實際出口訂單。因此,從直接出口角度,短期鋼材訂單更多取決于亞洲進口國消費量和其他亞洲出口國的生產情況。對應監測指標包括:越南、韓國等貿易商鋼材進口盈利窗口;越南、韓國等鋼材直接出口量等。

受疫情擾動,近期東南亞市場不確定性增強。五一前后,印度封城疊加中國出口退稅取消,引發海外鋼價急速上漲。6月份以來,印度疫情有所緩解,但主要出口國家越南等疫情似有反復。除關注主要鋼材貿易流價差外,歐美終端消費國、東南亞主要進出口國疫情情況同樣需要監測。(東證衍生品研究院)